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 » 博雅情深

青春永不散场 ——北京大学2018后校园原创音乐盛典所忆所感

2018-06-25

一湖水,塔映漾清光,人非物是意彷徨,谁伴红楼长自在,寻觅为何方。

一桥影,留你笑声扬,拨琴夜坐青草长,银杏书香晨露散,思量自徜徉。

同窗携手自担当,祈祷福无央。

                                   ——骆兵《燕园同窗》

 

 

 201856日,作为北大校友之一,我带着家人参加了《青春燕园·归来仍少年》原创音乐盛典,度过了一个精彩难忘的夜晚。拿到节目单的时候,我扫了一眼,发现自己之前只听过三首歌,那就是《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和《青春大概》,以及最近正火的《将进酒》。

 

 

 

 

 

现场效果堪称震撼,每一首原创音乐都特别棒,校友们欢呼、鼓掌、一起歌唱……虽然邱德拔体育馆里开足了冷气,但每个人都像开启了小太阳模式,热情洋溢、欢乐沸腾,仿佛回到了荷尔蒙十足的青春年代。在北大度过12年,这应该是我所看到最盛大的原创音乐会了。

  

Mr.Miss组合的歌曲《你怎么不上天呢》让我们欢笑,已故校友杨军录的作品《地质郎》让我们流泪,“摇滚博导”陈涌海一曲《将进酒》豪情万丈,巴特尔等四人合唱的《错过》又让人心怀感伤。

 

  

很多北大学生在短短的四年校园时光里,以亲临一次十佳歌手大赛现场为最重要的文化打卡活动。难怪有人说,没有在深夜排队领取十佳歌手票的北大学子,不足以谈燕园。北京大学2018后校园原创音乐盛典虽然不是脱胎于十佳歌手大赛,却与十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且它们都彰显出北大人对于音乐的执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属于北大人自身的纯粹气质。

 

此次盛典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元素是“原创”和“回归”,“原创”唱出了北大人自己的心声,“回归”诉说对于燕园的眷恋。这是音乐的魅力,它让人梦回少年,这同样是北大的魅力,它让少年心归燕园。

 

一个音符,一首曲调,一声吟唱,一拨心响。这个夜晚让我回想到第一次在百年讲堂观看歌手大赛的情景,虽物是人非,却更有他乡遇故知的亲切与晚会现场给予我的代入感。

 

我的座位紧邻86级校友的方阵,他们入学时我刚刚开始牙牙学语、蹒跚学步,这些叔叔阿姨辈的学兄学姐在四个小时的演出中一直保持着高昂的热情,像孩童般释放自己的情绪。当校友张今弹唱起《86年那场青春》时,我感受到有人在欢呼中的沉默、笑语后的泪光。此情此景和音乐本身一样,都给我带来了特有的感动,内心愈加柔软。

 

 

盛典音乐类型多样,“嘈嘈切切错杂弹”,适合校园氛围的民谣和摇滚更为烘托现场的氛围。歌手的年龄跨度更是达到五六十岁,从弱冠、桃李之时至耄耋之年,都表达出属于北大人特有的理想主义情怀和人文主义气质。

 

 

有些音乐粗砺,甚至粗糙,也许对于很多专业的音乐人来说不值一提,但它们却有着与现在流行音乐不同的表现,没有那么多技巧性的匠气,没有附庸于市场的千篇一律、无病呻吟,更属于自己内心的释放和燕园同窗的惺惺相惜。

 

受到现场的感染,我购买了此次献礼母校120周年华诞的音乐CD。当打开精美、厚重的包装,看到8张碟片,如同面对精美的蛋糕不忍下刀,我竟也`s\vl VE`s\vl V,让CD接受激光头的读取。但这种小布尔乔亚似的矫情终究抵不过我对于它内容本身的期待,120首的大容量更加过瘾。

 

北大人的生活中从来不缺少音乐,甚至最近的几位校长在公开场合也展现过自己的音乐气质,如许智宏校长曾演唱过《隐形的翅膀》,林建华校长与学生合唱《假如爱有天意》。

 

这就是一塔湖图下的燕园音乐基因。音乐让人柔软,燕园促我坚强。当荷尔蒙渐渐散去,北大为我们谱写的篇章深深烙在每个北大人的心里;当回到燕园,我们低吟浅唱:青春,永不散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