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人物动态

北大校友冯静越野滑雪抵达南极点 成为完成此路线中国女性第一人

2018-02-12

北京时间2018年1月8日下午三时,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00级本科院友冯静历时52天5小时,越野滑雪抵达南极点。冯静成为我国完成此路线第二人、中国女性第一人,创造了历史。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冯静没有专业运动训练基础、不是探险家,在几年前萌生出远征南极的想法之前甚至不会滑雪。她的壮举在北大师生和校友间纷纷传开,感动和振奋了许多人。

冯静穿滑雪服带滑雪镜正面照

冯静穿滑雪服带滑雪镜正面照

从南极点返回南美大陆后,冯静跟同学们分享了此次远征的细节:

“我的出发地点是南极大陆海格立斯湾 ( Hercules Inlet), 这里完全被冰雪覆盖,看不到海,但这是地理意义上的南极大陆的边缘。这条路线全程十多个纬度,大约1130公里,总共爬升约3000米,有三次食物和燃料补给。我请了一位63岁的加拿大极地向导,我们两人各拖一个雪橇,每日扎营。早餐是一杯热茶和压缩饼干。白天行进8-10小时,每2小时休息15分钟。晚餐化雪煮沸还原脱水食物。前半程有大量爬升,还遭遇了暴风雪,条件极为不利,迫使我们在松软的大雪中艰难行进,最困难的一天仅仅完成了12.3公里。后半程雪况转好,最后一天连续滑雪38.6公里。全程历时52天5小时,于北京时间2018年1月8日下午三时抵达南极点。”

 冯静在南极点《南极条约》最初缔约国各国国旗前举起中国国旗


冯静在南极点《南极条约》最初缔约国各国国旗前举起中国国旗

冯静的同窗好友、2000级本科院友唐莉茂见证了她几年的准备,在得到她远征成功的好消息后激动地写道:“1月8号下午4点18分,我接到大学舍友冯静从南极点打来的电话。是的,她到了!”

“她做到了!听到电话那边冯静激动地哭了,我也哭了。这个行程,我是冯静的紧急联系人,从出发至到达,我一路跟着冯静和教练助理发来的经纬度定位。每次地图上短短的几毫米,是她每天忍受着寂寞、伤痛,靠着顽强的毅力和信念,冒着生命危险坚持七八个小时完成的。”

冯静抵达南极点后激动地与向导Paul Landry拥抱

冯静抵达南极点后激动地与向导Paul Landry拥抱

冯静在2014年底萌生出了远征南极的想法。当时还不会滑雪、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她开始了长达近3年的准备。冯静身高164厘米,体重50多公斤,在远征者中处于绝对劣势。她说:“当你的所有条件都不如人时,唯有拼上全部的决心和斗志。”从零起步,33岁开始学习滑雪。而远征需要的不仅仅是滑雪而已,雪橇拖带着行李,重量超过60公斤。为了训练相应的腰背部肌肉群,无论严寒酷暑,她坚持深夜在小区拖汽车轮胎做模拟训练。针对上肢力量的训练是隔日举大米(逐渐增重至18公斤)1000次。为了强化腿部力量,几乎每天完成一个半程马拉松。与此同时,冯静针对两次在挪威进行的模拟训练中发现的问题进行了不懈地探索,发明的滑雪镜防雾眼罩在远征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得到了资深极地向导们的认可。为了能够熟练地在寒冷环境中独立完成扎营拔营,冯静在雪地中独自训练时间累计超过50天。

冯静在南极扎营

冯静在南极扎营

另一位同窗好友、2000级本科院友白昍写道:“冯静在这几年里所进行的这些艰苦卓绝的训练,所过的这种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从身体到精神,从心理到物质,这世界上能做到的不是万里挑一,是十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当人们在感慨‘人生不能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时候,我想问,为了所谓的诗和远方,有多少人能在几年里每天训练几个小时,背着大米跑半马,天天半夜在小区里拉轮胎?有多少人能做到在狭小的室内绕八字跑步几个钟头,只为训练自己对无聊的忍耐度?” 冯静分享道:“当训练的艰辛和疲劳累积到让我意志薄弱的时候,我就会在手上写下‘每一步’,鼓励自己要相信这个过程,把信任托付给每一步的努力和时间。”

冯静旅行照

冯静旅行照

同学们问冯静52天的远征途中心路历程如何,每天在想什么,比如在冰天雪地里会不会想家和热腾腾的中餐。 冯静回答道:“可以负责任地说,不敢想好吃的。一开始,雪橇重,天气差,地形复杂,顶风大幅爬升,每天一睁眼,还有一千多公里,携带的食物种类有限,想好吃的中国菜会渴望回家的。行业内管刚出发的几天叫‘plane days’,也就是飞机一来,远征者特别容易放弃行程,跟着回去。这一季,有一个人在行进了一周左右完全退出,另有三个中途改变了计划,缩短行程。我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变着法儿地给自己打鸡血。滑雪板的顶端是出发前我写下的‘every step’每一步,当坏天气、糟糕的地形、伤痛来袭之时,我会盯着‘every step’一整天,一步步慢慢挪,告诉自己要相信每一步,相信每一米。还没有哪一刻比那时更清晰,我的梦想就踩在我的滑雪板上,把一只脚放在另外一只脚前面并没有多难,只要坚持这样做,我就在向梦想靠近。”

对于当初为什么会决定要远征南极,冯静说道:“我想人这一生啊,总会瞬间被什么感觉击中几次,就像一见钟情般无法解释,我就被南极点远征俘获。在特别艰难的两周,因为能见度太低,看不清脚下地势起伏,完全在白茫茫之中摸索前进,我的两个脚踝都扭伤了,轮流或者同时肿痛,严重的时候一个比另一个粗两公分,穿脱靴子困难,严寒中疼得大汗淋漓,迫使我不得不停下来服用止痛药。我也真的很想很想躺在帐篷里休息,可是躺在帐篷里是没法帮我抵达南极点的。为了缓解疼痛,我试图用各种古怪的姿势滑雪。我们行进的时段,影子正好打在前面,我会盯着歪歪扭扭的身影很久,试图分散注意力。我不能在日后的某一天跟自己说:‘当年我差一点儿就滑雪滑到南极点了,可惜因为太痛太累所以提前回家了。’”

冯静的脚受伤

冯静的脚受伤

冯静本科时期的班主任、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于铁军老师说,“冯静以她徒步远征南极的壮举,证明了她自己,也再次证明我们这个民族还没有丧失那种追求梦想、勇敢、坚韧的精神与力量。”

教过冯静的袁明老师(北大大燕京学堂院长、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得知消息后,激动地说:“ 在南极雪域远征中,冯静展示了真正的英雄气和生命的张力,她不仅超越了自己,也提升了我们。感谢冯静。”(本文原载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友会微信公众号,由北大国关2000级校友肖媛写作,冯静本人提供图片)

抵达南极点

抵达南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