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燕园新闻

从斯坦福到北大,一个美国人的40年“中国学”

2017-10-12

这几天,美国人何立强一直关注着在华盛顿举行的首轮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

现年65岁的他英文名叫约翰·霍尔登,曾长期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在为中美政治、经济交流贡献多年后,他三年前在北大燕京学堂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归宿,成为中美人文交流的积极实践者。

何立强是2017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奖外国专家中的一员。

从40多年前在斯坦福大学研究中国清代诗人叶燮,到如今在燕京学堂创办的“中国学”专业开花结果,何立强的40年“中国学”历程,是中美两国关系日益密切在一个美国人身上的缩影,也是中国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奋进历程在一个外国人眼中的缩影。

“来到北大是一个特别正确的决定”

燕京学堂位于北京大学静园,灰墙红门的建筑显得质朴典雅。每到春天,院子里紫藤花开;到了秋天,银杏叶萧萧而下。

2015年9月12日,燕京学堂举办首届开学典礼。这一届学生共有96人,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

那天,何立强很激动,因为他精挑细选的优秀年轻人终于来到北大。2014年4月,接到北大参与创建燕京学堂的邀请时,何立强没有丝毫犹豫。身为燕京学堂副院长,他主管招生工作,为此大半年都在空中飞,动用了自己在美国和欧洲的所有人脉。

北大方面看中的是何立强的跨文化、跨领域背景,特别是他对中国的了解和喜爱。何立强是美中政治、商务和民间交流领域的资深人士,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担任了7年会长,在中国前后工作近20年。

对于自己的这位“创业伙伴”,燕京学堂院长袁明满怀感激。她说,何立强很沉稳,他顶着一开始的一些非议,顺利完成了首届招生,他的从容淡定也许与他见惯了中美关系间的风浪有关。

虽然何立强大半辈子都在经商和从事民间外交,但他一直梦想有一天能教书育人。他非常关注年轻人的发展,渴望将自己在太平洋两岸穿梭的经验与年轻人分享。在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期间,他发起中美青年领导者论坛,为中美两国的青年人才搭建了一个对话平台。

燕京学堂设有“中国学”硕士学位课程,申请就读的学生必须对为何来北大学习“中国学”拥有清晰认知。何立强举了一个例子:“一个申请人说,他一直研究欧洲问题,而欧洲问题和中国问题越来越紧密交织,因此必须了解中国。这是一个典型的(合格)答复。”

如今,燕京学堂以“跨文化交流:聚焦中国、关怀世界”为办学目标,培养高质量的“知华派”,为沟通中国与世界搭建桥梁。

何立强这样自我定位:“问题的解决者,诚实的沟通者,双赢关系的缔造者。”

“要借他人之口来讲中国故事”

1971年,何立强开始在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学习中文,后来在斯坦福大学获中国语言和文学硕士学位。他在斯坦福的毕业论文是翻译并论述中国清代诗人叶燮的《原诗》。

1974年,何立强第一次来中国内地。这次经历让他产生了研究当代中国的浓厚兴趣。他从斯坦福大学毕业时,正赶上中国开启改革开放大幕。“我这个会说中文的美国人一下子就有了去中国经商的机会,可以直接参与中国的发展。”

近距离观察中国近40年,在何立强眼中,这个东方国度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变得自信、开放,眼界开阔。“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人的自信心更是达到一个新高度,他们对下一个五年满怀憧憬。”

谈到燕京学堂开设的“中国学”,何立强认为这是一个独一无二的项目、一个有趣的尝试。他说,这门学科并不是要培养汉学家,而是要让学生在了解中国的基础上更好地思考世界。

“要让世界了解中国、消除对中国的误解,最好的办法是借他人之口来讲中国故事。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欢迎全世界的人来中国。”何立强说。

“帮助美国决策者更好地了解中国”

曾有媒体将何立强形容为“能够影响白宫对华政策的人”。这与他曾执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有关。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立于1966年,为推动美中建交和交流作出了很大贡献。1998年,何立强就任会长。他广泛联系中美两国政商人士和民间团体,创立了美中青年领导者论坛等一系列颇具影响的合作平台和机制。

“说我能够影响白宫对华政策,这有点夸张。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中国美国商会工作期间,我能做的是帮助美国决策者更好地了解中国。”何立强说。

谈及在华盛顿举行的首轮中美社会和人文对话,何立强说,虽然现在两国关系受到贸易平衡和朝鲜半岛局势等问题影响,但两国政府均认识到保持人文交流的重要性,“这一点很重要”。

经历风雨始见彩虹。何立强对美中关系前景保持乐观态度。他认为,美中之间的合作始终大于冲突,没有不能解决的大问题,即使暂时不能解决,也可以先搁置。在他看来,贸易和投资是美中关系的压舱石,这艘船“不容易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