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凡不凡:北大湖北校友会副会长、武汉设计工程学院董事长程凡校友专访

2017-08-11

1

人物简历

程凡,毕业于北京大学世界经济学专业,获美国加州州立大学MBA硕士学位。曾任职国家计委外经局、外交部信使队,美国DTE公司主管、香港迪臣国际集团高级财务师、中美合资武汉华迪公司总裁等。现为北大湖北校友会副会长,同时为教育专委会主任,武汉设计工程学院董事长。

矢志教育 归国创业

大洋彼岸的优裕条件和待遇并没有留住这位满腔爱国热情和矢志教育的青年人的心。然而兴办教育需要大量的资本积累,刚开始创业的他凭着对市场的洞悉大胆试水房地产领域并捞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949-2003年中国没有民办大学,一直到2003年政策才向民间开放,刚好2004年有了一个机会,听说湖北美术学院要兴办独立学院,中国在办私立大学的时候,不是直接办大学而是和公立大学合办,于是与湖美达成了一致,湖北美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就是学校前身。”程凡校友回忆,“当时设计师问我要建成什么风格,我把他们拉到了阅马场的红楼,于是学校整体建筑风格是偏新古典主义的,带有清末民初的味道。”

武汉设计工程学院图书馆

武汉设计工程学院图书馆

程凡认为学校应强调学有所用,为社会服务。故而这所湖美独立学院专业都是以应用美术类为主,环境艺术、服装设计、视觉传达、工业设计、动漫五大专业也都是当时市场急需的热门。
学校在创办初期就受到全省考生的欢迎,到2007年第三年招生时,第一志愿投档分高出批次线48分!建校仅仅三年的湖北美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已成为湖北省第三批艺术本科考生的第一选择!

创业维艰 痴心不改

2006年国家政策有了调整,政府认为高等教育过多导致了大学毕业生严重的就业压力,于是对高等民办教育机构的申办进行了调整。程凡校友所办的艺术设计学院出现了“挂牌”难题。凭着对兴办教育事业的执着追求和倾囊办学的精神,他深深打动了相关政府部门的领导和专家。后来程凡的艺术设计学校与湖美分离,与华中农业大学牵手,于是以“一园两校”的形式过度了一段时间,一直到2014年12月,教育部评估专家进入学校开始转设,改为民办大学。“到2015年5月教育部转设正式文件下达,在成龙影视传媒学院成立的前一天5月19日正式更名为武汉设计工程学院。”

正是因为这一路的探索,学校未来如何发展程凡校友也还在考虑中,但当一所学校经历了几次改名甚至改制之后,如何让学生知道并且关注这个学校,种种原因结合在一起,于是有了成龙影视传媒学院。

开放办学 明星学院

不同于其他演艺明星办学方式,成龙影视传媒学院是正统的学历教育,是由一个体系相对完整,有学生、教师、课程的学院,在以前动画学院基础上增加了数字媒体、表演艺术等专业,让学院教育与文化产业完成了某种对接和转移的可能,造就了现在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

“成龙想办学校,但这不是一件容易事,学历教育是国家赋予的不是有钱有名就可以;非学历教育是市场行为比如新东方;还有一种方式是被聘到大学当院长,张国立就是。虽然演艺行业比较特别,不是非要系统的学历教育,比如香港无线的演艺培训班,但中国机制还是倾向于高等院校,中戏、北电、上戏,现在一半以上的一二线演员都是这样培养的。”程凡校友解释,很多大学都找过成龙,但那时条件不成熟而且公办大学机制不够灵活,相比之下民办大学可能更适合。

对学生而言进入了成龙影视传媒学院更在意的是学院的授课方式,明星们不可能手把手教你演戏。“明星们有少量和学生见面、讨论和授课的机会,但更多是带给学生对行业的了解和悟性,大师只是为了打开一扇门,基础教学还是普通教授完成。”程凡校友认为过去大学教育太注重理论,对市场、行当了解不够,明星的作用就在这里,更丰富的教学资源,更多机会。比如当天的学生见面会上,成龙就谈到了演员养成机制,指出中国演员缺少培养大量底座人才的教育机制,中国电影行业只能出明星,但相比好莱坞和日本,群众演员水平低,这中间有巨大落差,但国际影视行业发展很快,中国需要大量基础人才,毕竟在金字塔顶端做耀眼星星的太少了。现在更要注重脚踏实地从底做起。

中国电影大部分情况就是主角入戏,群众演员出戏,这样就很难让观众融入剧情,造成了整体质量不高的情况,在国外连群众演员都有强大的专业素质,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程凡校友说:“在与成龙交谈中他也是这样考虑的。采用灵活的机制为中国电影事业培养大量人才,特别是中间层甚至是底层人才,我们没有说要培养出明星,因为明星是可遇不可求的,这个学院让成龙来主导,这可能是公办大学做不到的。”

成龙影视传媒学院今年会进行一部分扩招增加8个省份,在程凡校友的设想里成龙影视传媒学院会分为两大块,一块是学历教育,一块是非学历教育。非学历教育可能会开展一些培训班,这些是未来想大力打造的,现在只是刚刚起步还需要磨合。

北大湖北校友会副会长、武汉设计工程学院董事长程凡校友

北大湖北校友会副会长、武汉设计工程学院董事长程凡校友

创新模式 投身教育

正如程凡校友所言,民办教育这一路走的比较坎坷,但方向却是清晰的。“民办教育定位是公办大学的有益补充,但其存在的最大意义应该是制度改革。”在武汉十八年,程凡校友坦言最大的沮丧就是同质化,彼此之间缺乏碰撞和活力。为此他曾提交一份政协提案,提议建立大学生横向自由转学机制,让同一批次院校的大学生能够流动起来,即同一批次的学校可自主决定收留。“横向自由转学机制,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激发大学生学习的内在动力,有效缓解大学生厌学”。一经提出就得到省内外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也得到了省教育厅的积极回应。

“湖北还是有无数条框限制着,我们需要开创一种新模式,至少在教育方面成龙影视传媒学院就是原来没有的模式。进行制度改革,经济改革之后就是文化改革,私学是重要一环。因为没有新制度,文化、思想和学术就会停滞,这种停滞会带来了整个社会的迷茫。”

就民办教育来看,现代大学已经很成熟了,而大学之所以对社会有如此大的影响,是因为大学是超脱的,是独立于当下机构的,全世界有两个机构是永存的,一个是教会一个是大学。

说起他的母校北京大学民主、自由的教育传统,程凡校友始终相信“自我和个性发展的终级目标,是高等教育价值之所在”。但这简单也很难,程凡校友期待并尝试努力着。

可以肯定地说,程凡是奋斗在教育战线上普通的一员,是我们身边一位再平凡不过的中年学者,但让我们肃然起敬的是他的不平凡——投身教育、关爱祖国新时代接班人这一理想而矢志不渝地努力与坚持!在平凡的岁月中书写自己的不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