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投稿】32楼到31楼的距离

2017-06-05

 

3d319d6ad89cc7004ab4a97c256ab5b7

(一)

32楼到31楼的距离,

是撩动燕园学子的谜题。

那距离有时很远,

有30楼的隔挡和遮蔽

又历经30年的风雨。

那距离时而很近,

不足百米的间隙,

和屏幕上穿越时空的紧密。

(二)

那是美丽燕园充满活力的两极,

直如面朝大海的胸臆,

艳若春暖花开的桃李。

32楼北的柿林火红浓烈,

似王子胯下驰骋的骏骑;

31楼旁的丁香娉婷馥郁,

如仙女腰间飘逸的裙裾。

(三)

32楼与31楼并肩而不攀依,

是三教比邻而坐的聆记,

亦或图书馆相向同读的无语。

32楼与31楼也有握根触叶的亲昵,

十渡云深处的乡居松涛,

五十五公里的篝火涟漪。

(四)

黑先白后手谈不已,

愿赌从不服输的痴局;

八卦和形意风行犀利,

枝条与花苞在假寐还是婉拒;

学三食堂轻曼的华尔姿,

嚼碎莲心,撕破了宁静的翠绿。

(五)

32楼到31楼的距离,

在卡夫卡和萨特的荒诞中存在,

在金庸和琼瑶的梦幻中迷离,

在北岛和顾城的叹息中朦胧,

在女排和男足的拚搏中砥砺。

(六)

32楼到31楼的距离,

在上铺兄弟的辗转中靠近,

在对面姐妹的彷徨中游移,

在草坪吉它歌声中牵手,

在茵茵湖畔暮色中偎依。

(七)

也曾有过步调整齐,

是湛蓝天空下浮动的飞羽,

是城楼前留传至今的呼喊,

是广场之夜盛装的舞步,

是共和国三十五岁的典礼。

(八)

那时的七月空静明晰,

车轮拉开了32楼与31楼的间距,

有南岭与北原的阻隔,

有飘洋过海的迁徙。

(九)

不,那不是真的远离,

他浸润在她的眼里,

她沉淀在他的心底。

跨越万水千山的回眸,

总要探寻彼此眼中

存留的纯真质地,

那片印有鸿爪的雪泥,

以及青春的泪滴。

(十)

32楼与31楼的守望,

如童话般在美丽燕园延续。

柿子红了的时节,

还有丁香花开的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