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人物访谈 » 回忆 » 北大旧事

人物丨吴昊:我在北大80年代足球队的这半年

2016-12-29

编者按:

87级中文系的吴昊校友是位狂热的体育运动爱好者,之前和大家说过打网球的小故事,今天他将和大家讲讲他踢足球的事。从开始上场跑几步就开始腿软,到后来锻炼体能,全场狂奔。之所以能够坚持,全是因为对运动的热爱。

filehelper_1482993369608_87

我在朋友圈发过两次踢球的照片,有几个朋友问,现在不打网球了吗?网球还打,只是频率没以前那么高了,以前最少一星期一次,这半年一个月来一次。

这半年就是足球踢的多,算下来基本上是每周一次了。也有朋友表示怀疑,问还能踢动吗?确实,半年前我也一直以为在足球这个项目上,我彻底退役了,自己也没想到现在还能周周踢比赛,月月有高潮。

半年前忘了是谁把我拉进了北大80年代足球群,这个群绝大多数都是八十年代在北大读书的校友,虽然是校友,其实差好多级,最大的是78、79级,最小的是87、88,但大家共同的特点就是喜欢足球,不但喜欢,而且一喜欢就几十年。我刚进群的时候也没当回事,反正手机里好几屏幕的群,多一个少一个也无所谓,所以一直潜水看别人热闹,后来经不住怂恿和诱惑,开始参加活动和比赛。

第一次参加足球活动是6月初,那次是在加拿大国际学校踢的,去之前我就估计自己没戏,去了也是观摩和学习。大约有七八多年没正经踢过了,要仔细想的话,在这七八年间倒是踢过几次不正经的,都是5人制的小场,自己人瞎玩儿,踢完了输赢都搞不清楚。

加拿大国际学校是个7人制的小场,最多是标准场的一半大,我在网球场上待惯了,一去了首先视野就不适应,觉得场地怎么这么大?这哪儿跑得过来啊?果然,踢了十分钟就胸闷气短得不行,不过踢球的最基本的技术倒没忘。

filehelper_1482993376039_46

我们队有一个79级的老哥,我们称大师兄,大师兄德高望重、踢球认真,眼里不揉沙子。有个球,我在边路,队友在中场斜传,传得有点大,本来应该我追上去传中、前锋包抄射门的,但我冲刺了大约十几米之后腿就软了,感觉蹬不住地,脚也抬不起来,球就没传到位,让对方后卫轻松地给截住了,在我失误的同时也听到了大师兄在后面的评语,因为我第一次参加,大师兄给面子,语气比较和善:球给谁呢?!瞎踢!

其实那球我已经尽力了,意识也到了,但是腿上没劲儿没办法,能传出去感觉已经是最后一点力气了,最后一点力气用完我就踉跄了,身体向前扑去,幸好两只胳膊在空中乱舞了几下才保持住身体的重心。

那次我的整体表现大致就是这样,身体上各个零件都没做好踢球的准备,只是在赛后球队合影的时候,我才像一个踢球的,专业的足球鞋足球袜,双手抱胸,目光看向远方。

filehelper_1482993381318_69

第二次参加球队活动就赶上了与清华建筑系的正式比赛,11人的大场,有主裁有边裁,那次我感觉还不如第一次,更跑不动,也许是打清华有些紧张,我十分钟就不行了,恶心想吐,其实这十分钟我没碰过几次球,就是跟着对方的前锋来回跑了几趟,就这样也不行,我申请换人,场上队长没同意,只好又连滚带爬地踢了一会儿。

filehelper_1482993386669_95

这场比赛最后我们是2比0赢的清华,我打边后卫,幸亏他们的前锋速度不快,不然我就被突死了,当然我们的中后卫踢得好,也没让我出太大的漏洞。第一次小场我还老想着往前走两步,助攻一下,但这大场的正式比赛没敢动,知道自己跑上去就牺牲,根本回不来。

两次踢完,第二天都是浑身酸疼,说是乳酸堆积了,不仅堆积了,而且堆的满哪儿都是,小腿大腿酸疼,胳膊肩膀脖子也酸疼。挺奇怪的,打网球是用手用胳膊的我也没疼过,踢足球用脚,怎么就胳膊肩膀疼了呢?后来我想通了,原因可能是两个,一是脚使不上劲的时候,其他部位,比如肱二头肌斜方肌叉腰肌也跟着着急、一起暗中使劲来着;二是跟对手贴身的时候,拉拽搂抱太用力了,导致拉伤。

其实,我那会儿不仅是踢足球没体力,打网球也差很多,双打看不出来,还能对付,单打和我水平差不多的都是输多赢少,我自己总结的原因就是体力差,底线多回合之后好不容易遇到个前场半高球,本来是个机会,应该拿分的,但等我从后场冲到前场,脚下就没根了,老是跑不到位差半步,要不就是腿软稳不住,打网球的人都知道,下面不稳不准,上面就会失误。

踢了这两次之后,我就决定要练一下体能了,不然这球真的没法踢,足球是个集体项目,虽然我们面相老点,但出去跟人比赛,那也算是北大的一个队啊,踢的好不好的,精气神得有。另外,球队大部分队友都比我年长,都是足球的老炮儿,我87级的算年轻队员,跟他们踢特别励志,人家都能在场上跑,我没道理跑不动啊。既然跑不行,那就练跑,别的我也赖得弄,我算看明白了,都是业余的,这个岁数踢球,能跑是王道。

filehelper_1482993391537_78

前前后后我大概跑了两个多月,每周二、三次,就是晚上绕着小区跑,一般跑2公里,偶尔跑一下5公里,速度尽可能快。这种强度,对于老跑的人可能没觉得有什么,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跑过5公里这么长的距离,以前中学最多也就是三千米,好像都没有5000米这个项目,所以我给自己订的计划还是有些突破和新意的。

说实话,这长跑是挺不舒服的,特别是你给自己设定了时间和距离,跑到最后几百米的时候,心里老挣扎着是不是该停下来了,停不停都是一念之差,一旦停下来再也别想接着跑了。当我跑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只想着怎么还不到5公里?

他妈的计步软件是不是坏了?

5公里跑我最快的一次是27分50几秒,想再快点突破这个成绩,但几次都未遂,有次在走步群里看到一个同学10公里50分钟,我就特佩服。我曾经的目标就是5公里25分钟,为了此目标我还激励过自己:要是有这样的奔跑能力,我就可以在对方禁区前七进七出,杀他个人仰马翻,或者是打网球的时候满场飞奔、兽性大发。

filehelper_1482993396903_84

我跑步的那两个月正是北京最热的时候,有几次还是桑拿天,那汗出的!后来实在热的不行我就光膀子跑,我跑步的时间大概是晚上8、9点钟,这个时候也正好是小区大爷大妈遛狗的时间,平常那些狗挺老实的,不会对过路上人瞎叫的,但在大桑拿天我光膀子咚咚地跑过来,狗就开始汪汪,遇到没见过世面的狗还会多看我几眼,看就看吧,我就在这犬吠声中一路绝尘而去。

十一过后,北京一下就冷了,另外时不时的雾霾也比较麻烦,这些都让我中断了跑步。其实这都是借口,要想跑也能跑,雾霾也不是天天有。运动锻炼这事,我觉得如果不能在里面找到乐趣,是很难坚持的,光有目标远远不够,我有很多次这种一时心血来潮,然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终放弃的经历,我估计每个都有这种事情,没有就不正常了。

filehelper_1482993401535_35

所以我后来就总结,这就像谈恋爱,你要是喜欢了有乐趣了,无论多难多累都想去见面,要是不喜欢没感觉,那借口就多了。余秀华那首诗还记得吧: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我们在佩服这位诗人超强的运动能力和体育精神的同时还得明白,她是真喜欢、真的找到了乐趣。

不过,无论跑不跑步,我后来再踢比赛,体能体力就不成问题了,身体适应了足球比赛,乳酸也不堆积了,踢完第二天跟没事儿人似的,7人制的比赛踢全场没问题,11人的大场也应该问题不大,一场比赛也能时不时的上上下下进进出出。

上周六,在地坛体育场踢完,球队聚餐,在北门涮肉,喝的是白酒,西门吹雪,这是天津校友队特意送来的茶酒。等到锅子一点,小酒一喝,气氛不一会儿就热烈了,席间难免大家要说说踢球比赛的事,以相互吹捧为主,也兼顾了批评和自我批评。

filehelper_1482993406101_10

一位师兄对我说,你的体力没问题,就是意识不行,这么好的体力也浪费了。啊是吧?我心里一惊同时一沉,一直以为自己最擅长意识呢,这事闹的!师兄的话刚说完,我就感觉身体里的乳酸又开始堆积了。

人物介绍

filehelper_1482993410103_17

吴昊,北大中文系87级校友,1991年毕业后进入传媒广告行业,任北京国风广告公司创意总监、总经理等职位,后创办《网球》杂志、网球网、体育推广公司,现于中关村文化发展股份公司任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