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燕园学人

思想的力量——我眼里的北大

2016-11-08

filehelper_1478576096632_90

编者按:

邹恒甫爆料已经过去两年余,当时的观点,如今读来却依然坚定有力。

北大一直是一个不消停的地方,最近尤其如此。邹恒甫爆料梦桃源事件给北大染上了一层桃色色彩,北大方正集团与政泉公司之间的事件又让北大增添了一分黑社会暴力气息。这让很多外人越发看不懂北大了,北大似乎真的变成了藏污纳垢之地,还是北大是色情狂和暴力狂的汇聚之所?

十个人眼里有十个北大。今天的北大不是一直的北大,未名湖的某个角落不是全部的北大。如我这个平庸得不能更平庸的北大人,在宿舍的时候猥琐过,在图书馆奋发向上过,在课堂上书生意气过,单独任一时刻都不是我,但是总有个一主线,就是从未抄袭过一篇文字,从来不去“咀嚼别人嚼过的口香糖”。

北大的真正颜色又是什么呢?我们看北大,要着眼于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在两个维度上看出其独特的性格。从空间上,要看到北大的不同之处,也就是看到她与其他大学的独特性格;从时间上,要看到北大的相同之处,也就是看到她在历史洪流中的坚守与传承。这两个维度能给我们一个更有力量和使命感的北大。

从这两个角度看过去,我得到这样的结论:北大让人们相信思想的力量。北大存在一批思想者。所谓思想者,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以思想本身为目的,而不是为了思想所能带来的物质和其他荣耀,他们追求思想,因为思想而得到,也因为思想而失去。北大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她在她的学生中种下了思想的种子,思想的种子在学生的头脑中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这形成了他们独特的行为方式和人格特质,并进而在中国社会形成了一股独特的涌流。

我来到北大时,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初期的事情了,那些更早的故事我没有亲身经历,不便谈论了。我只谈北大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些情节。

回忆起那课题上的时刻,首先想起的是邹恒甫老师,邹恒甫是个思想上天马行空的人,前一时刻他还在黑板上写下一个贝尔曼方程,后一分钟他却可能去关注马克思主义的最新研究进展了,他注定无法让自己的思维长期停驻在一个小问题上,他也无法对那些专注于拉近与政府距离的政客经济学家产生好感,他也无法对不能用简洁数学表达自己思想的论文作者产生尊重。他虽然很少来到课堂,但每次必对你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产生洗礼,不论一个问题有多大,却没有不能被思考的,不论一个问题有多难,却没有不能被解决的,那就是经济解释的力量,理性的力量和数学的力量。从这个课堂走下来的人,会觉得如果自己的问题设定的小了,是不是很没面子呢!

紧接着下来映入脑海的就是张维迎老师了。作为明星经济学家,张维迎老师为社会所熟悉。给我印象最深的,则是张老师对学术思想的纯粹与忠诚。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宣讲其关于市场经济的理念,从未动摇,对他而言,市场经济是一门科学,更是一种信仰,已经变成了一种基因植根于其灵魂深处。从他身上,我们学到了一个人应该如何处理自己的信仰与这个世界运行逻辑的关系。那种始终不渝的选择,让我们不禁想起的商朝末年的伯夷叔齐,姜子牙常有而伯夷叔齐不常有,横亘万古而光彩更胜!

还有就是钱理群老先生。我从未在课堂上听过他的讲课,我对他的认知和了解都源自他关于“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论述。现实中的小人物,在见到担任领导职务的师兄师姐时,多数人都会主动的投桃送李,殷勤厚道,希望留个好印象,以备将来对自己有些好处。在这样的世风中,钱理群老先生让我们有机会瞻仰到不一样的思想状态,他的反思直率而彻底,直指当下教育弊端的痛处,一句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当头棒喝不知叫醒了多少沉睡的人,不知挽救了多少茫然无知人生为何的年轻人。

如果说上面的三位人物都是学者型的人,他们坚守思想保持纯粹是本职工作,理应如此。那么,北大培养的做实际工作的毕业生呢?他们的人生光谱又折射出怎样的思想脉络呢?又能否辉映出北大课堂的理性光芒呢?我们不需要更多的例证,仅举一个人物,就是当下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学长。李克强学长是经济学科班出身,师从光华管理学院的老院长厉以宁先生。从克强总理执政以来的主要政策,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现代经济学的思想内核。克强总理在2014年记者招待会上讲出了一句名言:市场是法无禁止皆可为,政府是法无授权不可为!在中国历代的执政者当中,没有人有这种思想,更没有人把这个思想变成行动的指南。这是一句振聋发聩的市场宣言,是一句史无前例的改革号角,是一句壮士断腕的使命担当。在中国这个有2000多年封建历史的官本位国家,一直以来政府都掌握着巨大的权利,做一个件事情首先想到是否需要核准,是否有政策依据已经变成了惯性思维。这一句会得罪无数当权的既得利益者,这一句会恩惠无数市场经营者的前途与命运。可以想象,说这一句的背后,是什么样的思想,是什么样的信心。

克强总理是从基层锻炼起来的官员,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后,他仍然保持了作为学者的那种风范,仍然保持了其在学校所学的专业精神和素养,这种思想的基因经历岁月打磨而尤显深刻与柔韧。这是北大经济课堂的传承,是北大教育的成功,是大师思想的魅力,是北大的使命与担当。

一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十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一万个人的力量则是不可忽视的,而思想的力量则是无穷无尽的。思想给予了我们每个个体以方向与骨气,思想赋予了我们每个学者以责任与武器,思想让我们感受伟大智者的追求与奋斗。在一个以物质财富作为第一追求的社会,思想的力量更显得珍贵和稀缺,他守护了人们的心灵与信念,构成了社会的底线与坚守,孕育着社会的不屈与希望……

北大为我们所激动是因为她传承了思想的尊严与人格的力量,他让我们可以与世界上最精彩的思想对话,与最伟大的智慧共鸣,北大给我们信心,给我们力量,传递思想的力量,世界因北大的你我而不同!

作者介绍:

徐爽,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专业02级硕士、04级博士,被校友们亲切地称为“爽哥”,吉林长春人,现任凤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北京大学金融校友联合会执行理事,银保分会秘书长,北大新金融与创业投资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曾任某地方独立法人银行行长,曾先后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安信证券从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