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 » 博雅情深

【燕园札记】邂逅燕园,疏影暗香

2015-09-29

640

我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很多地方的桥,看过很多地方的云,却只爱过一个正配最美年华的燕园。

——题记

十年前,博雅塔下,未名湖畔,我与燕园许下十年之约。十年后,双眸中不再有顾盼流转的犹豫,不再有望穿秋水的焦灼。徜徉于一塔湖图之间,于燕园,于经院,迎接我生命中那场最盛大的邂逅。

雨不是天空的眼泪

秋日,邂逅燕园,倾盆大雨。我朦胧中仔细辨识着燕园的轮廓,一山,一水,一塔,一湖,仿佛触手可及,又仿佛相隔千里。那是北方一幅最美的水墨画,没有江南水乡的妖娆,没有西北边疆的粗犷,却弥漫着淡雅的芬芳,和北大独有的历史气息。初秋罕有的寒风并未裹挟我那颗拥抱燕园的赤诚之心。小心翼翼地捧着通知书,像守护着另一个比自己还重要的小生命。那是第一次,我真正以一名学生的身份站在了我心中最高等的学府——北京大学,那是第一次,我如此近距离地感受经济学院的体温,那是第一次,我眼含热泪告诉自己,在12年的征程中,我打了最漂亮的一仗,那是第一次,我默念追求卓越,并时刻谨记:在北大,你没有光环,把自己看成最普通的人,光芒永远在下一刻。

有人说,雨是天空的眼泪。而我看来,雨是上帝给我们新生最纯洁的赠礼。它洗去了这个世界曾经的一切污垢,告诉我们,从步入燕园的那一天起,你们就是一个崭新的生命。向前,去突破框架藩篱的限囿,去挣脱无谓嗔痴的梦寐,以及,去打碎,那面观照自己的镜子,在零落的碎片中,判断、辨识、拼凑、重建,一个更趋于完美的自己。

你是我一生只会遇到一次的惊喜

我爱你青山绿水,兰亭佳丽,历经百年,依旧不改英姿飒爽。所谓远行,即携二三好友,非“出东直,至满井”,而是“出宿舍,至未名”,曾拜读过冉长春先生在未名湖畔的那首诗:客戏游鱼近,柳展暖风亲。春桃悄绽蕾,恐惊读书人。也曾深爱毕文波先生的《未名梦忆》中的那句“吾辈当年无数日不徜徉于、沉思于、兴梦于湖畔,而后又无数年不重温、细品昔日徜徉之乐、沉思之苦、梦幻之美。”与我而言,未名之美,美在绰约的风姿,美在潇洒的风度,美在知识分子的风骨,美在民主科学的精髓。那是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但在今天,却值得我们每个北大人仰望。

我爱你红尘滚滚,车尘马足,亦可潜遁幽抑,通脱不拘。新生训练营的“你好,一塔湖图”环节中,辅导员带我们步行参观了整个校园。我惊喜地发现,在校园里,依旧有建筑风格古朴的名人故居。这些历经沧桑却依旧保存完好的建筑,让我看到了一个恍如世外桃源的北大。这里,是真正的精神圣地,是真正摒弃世俗喧嚣与浮躁的灵魂栖息所。身在经院,我有幸聆听了厉以宁先生的讲座,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中国经济大家,聆听最前沿最高端最独到的经济思想。“制度,改革与经济发展”大型国际学术探讨会让我对国际经济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自己的使命有了更明晰的认识。在这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时代,我在北大感受到了“不通市侩,不理世俗,不染世尘”的境界以及“孜孜矻矻,潜心学术,与世无争”的情怀。真正的宁静,不是远离车马喧嚣,而是在内心修篱种菊。

我爱你聚八方客,汇九州才,亦可诗情画意,枕稳衾温。从新生训练营的悉心安排,到经院辅导员的组织陪伴;从初来乍到的腼腆含羞到相知相爱的无尽温暖。今天,还能清晰地记起素拓中不亦乐乎的每一张笑脸,还能嗅到到班级聚餐时披萨留在舌尖的余香,还能感受自己新生发言时的青涩,中秋节一起吃月饼的温馨,以及权姐姐(班主任李权老师)关心照顾我们时的感动。

我不知道将去何方

但我已在路上

这是宫崎骏《千与千寻》中的一句话。初入燕园的一个月,收获了知识,收获了友谊,收获了无法用文字描述,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成长。当然,也曾迷茫,也曾彷徨,也曾苦苦追寻曾经想要的方向,也曾因为高数陷入自我质疑的深渊。然而就像《倔强》中所唱:“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未来的路,不管是一马平川,还是坎坷泥泞,我们都应心怀光明,一路前行。用最饱满的热情触碰青春的热血,用最坚定地意志谱写北大经院最辉煌的华章。

依旧是秋,只不过今天,没有刘彻《秋风辞》中“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的悲情,没有林速“秋景有时飞独鸟,夕阳无事起寒烟”的凄凉。因为我在最美的年华,最美的季节里遇到了你。此时已非昨日,蜕变,抑或成长,就在这平凡而不平淡的日子里。马不停蹄地思绪乱飞,仿佛书中的遥想,又似未名的柳絮,现实和记忆交错相织,编成最美的锦绣,送给挚爱的你。

月是故乡明,而此时,

北大,经院,就是我的故乡。

初识一个月,送给你温斯顿·丘吉尔的那句话:I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tears and sweat. 未来的日子,祝我们一切安好,秋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