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回忆 » 燕园风物

古树名木绕燕园

2015-03-25

北大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而它所在的燕园有着比北大更为久远的历史,在几百年的沧桑里,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文物和建筑,风栉雨淋,见证着这块土地的变迁。燕园中还有一种风景,它们年复一年交替演奏着春华秋实、冬枯夏荣的乐章,它们见证北大的成长和变迁,它们迎来送往一批批青年才俊,它们引无数学子在笔端、在心里、在梦里吟诵,它们是历史的见证。它们,就是一直守望着燕园,或站在北大学子必经的路旁,或默默守在某个角落的各种古树名木。

据资料记载,燕园里的植物有300多个物种,其中古树1000多棵,树龄在300年以上的就有23棵。当你漫步在燕园时,也许不经意间就与一株百年老树擦肩而过,你若未曾放慢脚步,或许就错过了一次聆听历史声音的机缘。

有人说:“北大里面,人有俗人,但树无凡品。世间的生灵唯有树既诚笃,又灵动,没有不美的。”现在,请随我来,认识其中一些吧。

西门内的古桑

4

西门一带的建筑,雕梁画栋,轩楼朱阁,一派古香古色的风格,而这一带也是古树众多之地,校友桥水池东北角的古桑就是其中之一。此古桑为雄株,整棵树向北倾斜伸向水面,似在眺望校史馆北面的那棵雌株古桑,它已经在历史的风雨中守望了三百多年,但它的枝干仍然那么粗壮,遒劲有力,它那粗糙而干裂的肌肤,正是几百年沧桑赋予它的见证。

远在乾隆年间,古桑所在位置正是权臣和珅的淑春园的西部景区,以后又成为鸣鹤园的一部分。它一定还记得当年古园主人的雍容华贵和志得意满,它也一定记得“庚申之变”中这一带的冲天大火,它还一定记得百年来燕园的风雨变迁。

现在,每到春来,它依旧焕发着旺盛的生命力,枝叶繁茂。北大幼儿园和低年级小学生常有科学观察课,而养蚕似乎是每年都有的,这古桑想必也是甘于奉献的,它部分枝丫低垂向水面,春天的新叶垂手可采,常引小朋友来小心翼翼地采些嫩叶喂蚕,嫩叶满足了小小的好奇和探索之心,盛装的浓绿给了夏,而又红又紫的桑葚献给了成群贪吃的鸟儿。

秋冬两季,华叶落去,不免略显疲惫,但它虽有苍老之态,却存有千里之志。它旁边的方池与石桥,同样披沥历史的风雨,优雅沉静,更衬出古桑的沧桑之美。

办公楼前的银杏

1

燕园内多银杏,图书馆、学生宿舍周围,未名湖北岸……处处可见“银杏流光”的风姿。在燕园有这样一棵银杏,它的美是那样有气势,堪称北大银杏之王。

这株高大的银杏,位于西门右望,有石栏围护。它已有百年以上的寿数了,但其生命力之蓬勃,常让人唏嘘仰慕。初春微寒,似乎一夜之间,一树嫩绿伸展。盛夏酷暑,它冠盖磅礴,一树翠绿坦坦荡荡,让人心旷神怡。清秋气穆,叶由绿渐渐泛黄,就好像慢慢掀开生命华丽灿烂的乐章一般,直到变成一树无瑕的金黄,映衬着深秋高远纯蓝的天幕。那层层叠叠的金黄、密密匝匝的果实,耀眼夺目,这是它一年中最为美丽的时光,它用最隆重庄严的金色盛装等待那一夜的秋风,为大地摇落满地的金黄。隆冬严寒,它那雄壮的树干如一把把利剑直指苍穹,凛然正气浩浩荡荡。

如果说公主楼前“银杏路”上的那些银杏让人感到一种柔美,引发翩翩幻想的话,那么,这棵银杏用“辉煌”二字来形容绝不过分,它的气势是一种壮阔的美,那一树冲天的金黄,就像要和天空媲美似的,大气豪迈。
身处办公楼前,斜对着西门,临着华表,这样重要的位置,也只有这样一棵充满生机的大树才能“镇得住”吧。

学一食堂门口的国槐

北大许多食堂这几年都逐渐翻修,一个比一个高档,唯有学一食堂仍然以它质朴的特色吸引着许多忠实的就餐者。和它一样质朴、不张扬却又有魅力的,也许就数它前面的两棵老槐树了吧。

曾有人这样打趣地形容这两棵国槐:“这两棵树可真够老的,老到都灌上了水泥,打上了钢筋绷带,还架上两副铁拐杖。”的确,如今这树吸引人,多半是因为它的“老”架势。尽管如此,它的茂盛却忠诚依然。其实,这两棵树的历史要追溯到明代了。清朝时,它们是军机处衙门门口的两棵树。虽然今日它守候的已不是封建王朝的重要机构,但驻足于前,仍然会感叹于它左右开弓的威武之势。尤其是盛夏之时,它浓密的绿叶撑起一方阴凉,风过沙沙的树音总能驱散一些酷热,让人感到神清气爽。历经沧桑的它们,虽然需要靠现代化的水泥钢筋支撑,却见证了那么多岁月,无声地陪伴着燕园走过那么多风雨,聆听着一代代学子的欢声笑语,是历史让它们在苍老之时依旧如此富有魅力。

湖心岛的油松

2

未名湖是北大最吸引人的景观之一,而幽静的湖心岛就是未名湖上的一颗珍珠。湖心岛曾是和珅仿圆明园“蓬台仙岛”豪华建筑的一景,之后也毁于英法联军。燕京大学建校后,鲁斯的长子哈利•鲁斯为纪念先人,在湖心岛捐资建亭,亭子因此得名“思义亭”。湖心岛上种植的植物以油松、桧柏、白皮松为主,其中最著名的一棵树,就是“思义亭”边的古油松了。这油松的历史算起来要比岛亭长多了,它已有三百多年树龄。几百年来波光水色的滋养,增添了它卓尔不凡的美。油松主干欹斜成趣,枝干如群龙漫舞,松叶茂盛,四季常青,给小小的湖心岛增添了大气之美。有了这些古树的葱茏威严,才让这湖心的小岛不仅有了蓬莱仙境之韵味,也显得沉静而有历史感。

临湖轩前的白皮松

3

未名湖畔的临湖轩也是一片绿意浓浓之处。临湖轩前,有两株姊妹白皮松,是明代的古树,树龄已超过300岁了,汉白玉石砌的底座让它们更显尊贵。它们树身挺直,就像饱经沧桑、腰板仍然硬朗的老人一般,因为高大,显得十分威严,而灰白色斑驳的树皮,年复一年地剥落,不断地更新自我,又让它们在严肃中显得更有生趣和充满生机。许多在燕园生活过的人,都对这两株白皮松有着格外深刻的印象。宗璞先生在她的《燕园寻树》中有这样详细的描写:“北边的一株在根处便分岔,两条树干相并相依,似可谓之连理。南边的一株树身粗壮,在高处分岔。两树的枝叶都比较收拢,树顶不太大,好像三位高大而瘦削的老人,因为饱经沧桑,所以沉默。”

古树的风姿和历史密不可分,它既是文化繁荣丰厚的象征,也是和平安定的象征。周围的环境几经变迁,而它们依然健在,承载着刀枪火炮的历史,也收纳着师生们的欢声笑语。它们在无声地诉说,也在会心地赞许,因为今天的北大是这样的生机勃发!除了古树之外,燕园还有许多美丽的风景。它们也许未经过百年的风雨洗礼,但却用它们的美丽不遗余力地装点着燕园。燕园四季,可谓古树峥嵘,百花竞艳,一草一木皆含情,它们的生机盎然使燕园更加富有灵动和活力。